蔡羽面子书

2017年1月18日星期三

吃迷不已 | 三文鱼游到印度咖哩汁里



到全然没有听过评价的餐厅用餐,谓之“寻味冒险”,偶一为之其实挺好玩,那是一把赌注,不是惊喜就是惊吓。我就是带着这样的心情坐进这家位于百年老街的新餐厅,Little Carpenter的招牌看来有意怀旧这条早年聚集着木匠的亚答街。目光从餐单上扫过时,即刻被咖哩三文鱼吸引住。咖哩和三文鱼这个组合我确实不曾想过,食物上桌时,看着白饭和三文鱼浸泡在热腾腾的咖哩汁里,一旁还有黄瓜和萝卜切丝点缀着,食指即刻大动。这一盘价格合理的小豪华,浓咖哩酱汁是典型的印度香辣,一入嘴就勾动胃口;略微煎过的三文鱼肉质松软,轻易吸收咖哩酱汁的同时又保留鱼肉本身的鲜味。这是味觉创新,也是味觉搭配的艺术。好吧,这确实是美食的原始精神,就说印度咖哩好了,不也是流传千年的经典搭配。

2017年1月14日星期六

老树



她的身子很虚弱,知道自己时日无多了。
这天,她在几位友人的陪同下,来到那棵老树。
坐在轮椅上的她,默默对着老树入神。
“早点回去吧,不要着凉了。”
朋友叮嘱着,她没有回应。


这几位都是她的闺蜜,但她从来不曾向她们透露一个秘密——
很年轻的时候,她曾经爱上一个男人,曾经有过海誓山盟。
她太爱他了,因此为他献上身体。那年,他们十五岁。
男人后来死了,死时只有十八岁。她始终无法释怀,也始终无法爱上另一个男人。
此时,她的视线开始模糊,身体的无力感越来越明显。
模糊间,她看见那枝树干上,吊着一个人。
那人自行解开颈上的绳索,跳落在地,朝她走来。
来到跟前,终于清楚看见男人的脸,她的脸上漾开甜蜜的微笑。
亲爱的,你来了,跟我走吧。”男人轻轻的说。

2017年1月6日星期五

我们偶然相遇的瞬间



秋风起,清晨的广州街头很冷,连大街上的喧嚣仿佛都在哆嗦。我站在街边抓拍那些生活画面,按快门的手指很快就感觉僵硬了。

人潮车流涌动,在十字路口交错。行人过路的绿灯倒数计时像是站在路边音量高八度的女人,管你是老是少是男是女,叫嚷着喊大家过路。随着过路时间越来越短,叫嚷也越来越急。


有位老奶奶确实跟不上红绿灯的速度,或者说她根本也没打算跟,按着自己的速度神色漠然的移动。车子开动了,她还在路中央走着,大家很有默契的放慢车速或绕道而行。

举起相机要把这一幕拍下,也许是手指僵硬速度太慢,又或许另有一位老爷爷速度太快,快门按下时老爷爷不请自来出现在照片里。当下心想,拍坏了。

结束旅途后,忙了好几天才终于抽出时间来整理照片。当几乎被我遗忘的这张拍坏的照片出现眼前时,心里突然有了细微的触动。

拍照瞬间,两个不相识的人偶遇,而且偶遇的瞬间就被保留下来。这在人口众多的广州,究竟是几分之几的几率啊?更何况是两个风烛残年的老人,一辈子可能不曾遇见,就这一秒遇见了一次,也可能仅此一次。

而我,捕捉了这清晰与模糊的身影,捕捉了我们三个人的生命里,不会再出现的偶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