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羽面子书

2016年11月13日星期日

岁月的河转眼暮色



河的尽头是山,猜想暮色就从山峰泻落,沿着流水漂浮,最终把河都染得苍茫。

河景如此,看在眼里是两份心情。有时悠闲,跟着流水的速度漫步,疲惫在脚步间化掉,整个人又神清气爽了;有时则感伤,是那种说不明白的感伤,是近黄昏之慨,抑或时光去得太无形的叹息?


看见渡头上聚集的人,等着小舟从对岸摇过来,接他们回去对岸的家。每天出入,几度摇晃,这些人渡的是岁月的河,转眼就从青丝渡到白发苍苍,跟着摇船的人老去。

我举起相机,拍下这些画面。心里想着,多少年后河还是一样的流,人可能已经不是一样的人。不变的河,正好倒映万变的世间。

所以偶尔看河,沿途传来细微的水声,说的都是变与不变之间,我们如何安身立命的道理。

2016年11月11日星期五

搁在提款机上的插座



我不算是糊涂的人,但有糊涂的时候。

跟朋友借了旅行插座,约好顺便吃顿饭。饭后走到餐厅对面的银行提款,随手就将插座搁在提款机上。当提款机吐出钞票后,我见钱眼开取了钱就走,完全没有把孤伶伶搁在机器上边的插座放心上。


离开银行又去了附近两个地方办点事,大约半个小时后脑袋才突然闪过一道灵光——那个借来的插座咋不在车里?这才想起把它丢在银行了,心里糟糕了无数次的当儿,飞车往银行而去。

冲入银行往提款机的部门神速飘移,远远看见插座安然坐在机器上头,没有被牵羊。突然小感动起来,这城里的人就这样通过我不小心布下的人性考验,总算人是故乡美,没有令我失望。

想起很多年以前,一位朋友初到韩国就干了一件大事,把行李整个落在机场。步行数里路之后,才猛然想起这事,火速赶回机场拯救行李箱。结果,在人山人海万头钻动的机场大厅,行李箱一如王家卫电影里流动人潮中唯一静止的物体,安然等待糊涂主人归来。

同是天涯糊涂人,另一位朋友就没我们那么幸运。某次到某国旅行,乘搭计程车时把随身包包落在车里。待他想起时,计程车早已绝尘而去。即刻请附近的计程车协助联系同行,对方很直接开出一个数目。意思是——要我这位朋友“买”回本身的包包。

包包里头有护照,而隔天就要启程回国,报警恐怕极为耗时,最后朋友无奈选择息事宁人,忍痛给钱了事。


人海茫茫,论人性美丑,难说得很。看得最真时,往往就在意外时。

2016年11月4日星期五

攀爬

三层楼的高墙,顶端是老店的天井,时间刚好的话,阳光就循着洋灰墙面泻落。此时你清楚看到,有几个人攀着绳索,奋力的往上爬,每天挑战着没有尽头的高度。


当然,这是咖啡馆的装置艺术,我喜欢。记得某次带朋友来喝咖啡,他即刻就注意到这面墙,随之发出惊叹:这些人好操劳!

我笑了,慵懒的继续喝着咖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