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羽面子书

2017年11月27日星期一

古老声音里的时光漫游



星期天夜晚的微雨,垂落慵懒的氛围,百年旧法庭建筑也在昏暗的灯光里打盹。走入“丝竹风华”独奏会的会场,已经坐满了人,总算有个比较温暖的角落。会场不多声音,隐约纠缠着细碎的耳语,此时大家正期待着一场华乐表演。

才坐定,司仪就在后台宣布演出开始,全场灯光瞬间暗下。我来不及翻阅手上的节目单,好像就突然被丢入某个黑洞里,如微尘漫无目的开始飘浮,猜想接下来将发生的事。其实这也挺有趣,很快的我就适应了黑暗,适应了小小的未知。因此当第一个节目在古琴的缓慢悠远声中揭开帷幕时,我突然觉得自己正在被历史课本里的某个时空吸去,具体说不上去了哪里,想像大概就是回到时光之流更上游之处。


我想这是我接触过的华乐演出中,让我最融入其中的一场。不对,我不是在听华乐,而是在漫游时空,闯入一幕一幕想像的古代。领着我的是穿越时空而来的声音,古琴、古筝、中阮、唢呐、埙等等,都是千年以上的声音化石,我竟得以摸着这些带着情绪的石子,沿路走了数千寒暑,越走越是心情激动。

不觉得这很神奇吗?我竟然和数千年前的古人,在不同时空里听着同样的声音。我们习惯于文字和图像的流传,却因为古代没有录音机,一直无缘听到那时的声音。我记起不久前拜读蒋勋的《感觉宋词》,他也感叹宋词只能以文学形式流传,原本与文字搭配的音乐却不见了。于是我跟着读宋词,跟着感动,但明确知道那只是一半的感动,突然就对宋人神往起来,他们是拥有完整的感动啊!

此时身处独奏会,也许正是一种机缘,得以补偿这方面的缺憾。古老的乐器古老的声音里,或许就有宋词的声调,当然还有更早以前的唐诗甚至乐府。演奏会持续进行,意识不断闪过的画面很快,是短时间内穿梭千年的那种速度。我在这浩瀚时光之流里坐定,上游冲刷而下的每一滴流水都承载千年的内容,都与我有关。

古老的乐器发出的声音很干脆很单纯,却可以绕过习惯听电子乐器的听觉,直达内心柔软的部分,我确实触动了。或许是吧,无论我们可以复杂到何等程度,当天地回归黑暗,当尘嚣被隔离,当我们能够专心对着自己,一切就极简了,心也就懂得呼应最初的声音,发现呼吸的源头。

生命还能感动,这是人之所以为人。

⧫ 观赏古晋东方民乐团“丝竹风华”独奏会有感

稿于2017年10月31日
刊登于2017年11月27日星洲日报『星云』版

2017年11月11日星期六

情愿走过087 | 岁月留下的老区




社区住满了人后,就有了呼吸,年日久后,当然也是会老的。社区是怎么老的?大抵就是建筑看来款式老旧,墙上斑驳积垢,新行业不太可能进驻,人潮也逐渐减少,在特定时间街巷间膨胀着冷清的感觉。但较之新的社区,老区又透着温度,总有某些年龄相当的人,某个时间一定要回来走动,碰触空气里刻记在砖瓦之间的回忆,以及那些挥手寒暄。走在这样的老区,有时一回眸,发现岁月还是有情,给我们留下金钱买不到的人情。【蔡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