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羽面子书

2013年5月31日星期五

古晋笔记 | 老情怀 • 布洛克和獾 > 河滨公园(Waterfront)



河滨公园音乐喷泉中间有一座四方堡(Square Tower),建于1879年,堡垒大门上,还清晰可见布洛克砂拉越王国(Kingdom of Sarawak)的国徽,国徽最上方是一只动物。很多人都认为那是一只松鼠,还绘声绘影的把它和华工起义事件扯上关系——传说1857年石隆门华工起义,占领白人拉者的行宫,詹姆士布洛克(James Brooke)跳河逃亡。由于正值深夜,四周一片黑暗,难辨方向,忽然詹姆士见近处有一只松鼠在游泳,于是便跟着松鼠的方向游去,最终成功脱险,因此后来就把一只松鼠的造型,加在砂拉越王国的国徽顶部。然而,根据博物院的资料,这貌似松鼠的动物其实真实名字叫“”(badger),肉食哺乳类,早年在印尼和婆罗洲一带很常见,如今已绝迹。一般认为,这种动物应该居住在地洞中,但是在婆罗洲地区也曾经在高海拔的山洞里发现其踪迹。婆罗洲的獾,毛色偏深褐色,头部则有一撮白点,小眼睛,身体会发出臭味。獾是夜行动物,主要猎食对象是蚯蚓和昆虫,牙齿极为锋利和坚硬。詹姆士布洛克选择以獾作为国徽上的动物,想必跟其座右铭DUM SPIRO SPERO”(活着就有希望)有关,之间的关联值得思考。

2013年5月30日星期四

家有一口田



古人说得明白,家有一口田,那就是“富”。

然而古人也说得不明不白,家有一口田者,田要多大才算富?超过一口田,是否就富上加富?无田者又是否贫穷了?

再从“富”这个字面上思考,古人还犯了一个错误,就是以物质来衡量贫富。有一口田是富,满脑子学问却没有一口田者,富不富?

人人追逐那一口田,有了田的又嫌田小,继续追逐更大的田。人类自古以来,大多为了这物质上的财富,忙碌一生,甚至用尽手段。

别的不说,就说官场,也就这口田作怪。

在福州参观林则徐纪念馆,馆中的资料形容他是好官,是清官,不但自身廉洁正直,而且认真为官,功绩彪炳。后来一直在思考这些评价,越想越心酸。

林则徐当然不会知道后世对他的评价,他可能只想当一个尽本份的官,无论官位高低,也无论在何处为官,都尽力以民为本,行利民之事。因此他即便被发配边疆,也没有意志消沉,在新疆这个地方创建了伟大的坎儿井水利工程,解开了当地农业经济的死穴。

一个尽本份的官,一个身家清廉的官,却成了官场的标记人物。可是,林则徐在做的,为官者不是本该如此吗?林则徐之所以成为典范,恰恰说明当今世上的官,没有几个像林则徐那般合格。

当官的,有了一口田还继续找更多田,再加上使人腐败的权力,导致官场难见清流。结果,权力和财富成了配套,个人利益高于一切,政治原则成了宣传时的响屁。所以,要求一个身家清廉的好官,难。

如果真想看看这样的好官,那也只好去参观林则徐纪念馆了。

23-05-2013
30-05-2013《咖啡不加糖》专栏,刊登于联合日报的《自由言论》   

• 古晋咔嚓 • 从哪里上车,在哪里下车,这是人生的智慧。

图 > 巴士 Bus

2013年5月29日星期三

巧手匠心003 | 淹没在布料堆里



这小店堆满布料,必须略为用心打量,才看见老板娘和她的缝纫机“隐身”在里面。她用心地工作,又剪又缝,老缝纫机上披着不同年代的新旧量尺。今天是成衣的年代,大家都“买衣”,然而在早年想要一件新衣,大家习惯的口头用语是“做衣”。那时市场上没有成衣,每个人的衣服都由裁缝师傅量身定做,可以想像当年裁缝业的盛况。早年古晋街头随处可见裁缝店,比如印度街一带就是裁缝店密度很高的地区,今天印度街上的布店和服装店,有些是早年的裁缝店转型过来的。这张照片是在国泰巷拍摄的,东方花园短短的一截“L”型店铺,就有五间老裁缝店,也是裁缝业盛况的见证。今天,量身定做的客人很少,这些老牌裁缝店主要提供修改衣裤的服务。看老师傅们裁布,手法迅速一剪到底,又直又平整,这大概就是“熟能生巧”的工匠法则。[蔡羽]
 
拍摄地点:古晋国泰巷Cathay Lane, Kuching

2013年5月27日星期一

古晋老街美食档案012 | 欢乐茶室(Huan Loke Cafe)


地点:浮罗岸(Padungan
开业:现有经营者是第二手,接手于1950年代。
业者:海南人
推荐:哥罗面、经济饭、鸡饭

看见鸡公碗,就闻到古早味。

欢乐茶室的哥罗面,简单,却香Q。

早年,与首都戏院毗邻,又面对娥殿戏院,欢乐茶室生意火红得不得了,看戏的人潮往来不息。

早年的咖啡店,善用店里的任何空间。

欢乐茶室的外侧墙,漆成显眼的红,窗口则用大黄,很抢眼。

位于浮罗岸街头的一端,位处今天所谓的古晋商业金三角地带,欢乐茶室看尽这条街过去大半世纪的沧桑和荣景。

这个老洗手台,看出去就是一片小绿茵。

老板娘说这个老橱又老又难看,我怎么看都觉得美,朴实的美。

花地砖也是早年海南咖啡店的古早景观之一。

闻名一时的阿川鸡饭,当年就是从欢乐茶室起家的。随着阿川鸡饭搬离和扩大营业后,欢乐茶室继续卖鸡饭,也卖经济饭,甚得附近上班族的喜爱和支持。

老板娘和兄弟姐妹,已经是欢乐茶室第三代。

小窗口后面是水台和厨房。早年的海南咖啡店,水台是店的灵魂所在,皆由老板亲自掌理。从这个小窗口,可以看见茶室的所有角落,这布局似乎便于老板在幕后“运筹帷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