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羽面子书

2014年12月27日星期六

甜滋味

我嗜辣,不爱甜。偶尔,却又思念甜滋味。不多吃,就一小口,甜在嘴里的,是慢慢融化的幸福。

2014年12月24日星期三

2014年12月18日星期四

情愿走过051 | 天地之初



时间到了,夜幕垂落,把一切封盖,视线所及之处,全靠灯光照明。照不到的地方,也就保持一种神秘感,任由想像。相对于白天的清清楚楚,我更加喜欢夜晚这种 明暗隐现,世界仿佛在这时候多了层次,也多了玩味。夜的主旋律应当是静的,却也甚嚣有时。只是当夜深到某个时候,终究还是得回归安静。这时,若还醒着,那 感受大概就是天地最初的情调。【蔡羽】

2014年12月17日星期三

古晋笔记 | 猫眼岭上的老榕



猫眼岭这座山岗,相传早年长满龙眼树(Pokok Mata Kucing)因而得名。而猫眼岭下曾经流动一条小河,便给命名为“古晋河”(Sungei Kuching),“古晋”一名相信由此而来。白人拉者南来时,想必对这个区域的地形做了考察,选择了地势比较险峻的猫眼岭以西,开发建设古晋。猫眼岭也 被老一辈人惯称为花盆山或伯公岭,之所以称其为伯公岭是因为大伯公庙就在猫眼岭山脚下。此外,英资慕娘公司也于1856年在猫眼岭下设立公司和货仓,也就 是今天希尔顿大酒店所在的位置。早期的猫眼岭上也住着一些名门大户,比如富甲一方的闽籍商人黄庆昌、欧罗拉大酒店创办人陈焕其等,想来都看中这座山头的好 风水。至于猫眼岭上的龙眼树,今人已无从目睹,倒是五、六十年代据说山上有几棵老榕树,一般人若在夜晚时分翻越山头途经老榕,都会感到背脊寒凉。【蔡羽】

2014年12月15日星期一

静思

这三年来,每周必定安排时间,让自己沉潜静思,读书写作。年岁渐长,越觉得生活热闹有时,也得安静有时。安静时可以自我梳理,热闹时也就不怕自我迷失。

2014年12月12日星期五

枯荣影集047

美丽的身段,才能折射出美丽的倒影。
(摄影地点:古晋回教堂路 Jalan Masjid, Kuching)

2014年12月11日星期四

情愿走过050 | 静心


走过一扇紧闭的窗时,没有多看一眼。倒是朋友眼尖,指了指窗台一角,我才发现静养在那里的一瓶绿叶。绿叶长得不错,小小茂盛,看上去精神奕奕。倒是被养在 毫不起眼的角落,有点委屈。或许正因为角落太荒凉,主人用之点缀;又或许主人只是随手一搁,没有特别用意。转念一想,搁在那里也没什么不好,不也可以静 心、安心长得好好的。【蔡羽】

2014年12月9日星期二

古晋笔记 | 雷州人与炭业



早年华人下南洋的大军里,有一个小社群是“雷州人”。所谓雷州人,指的是来自广东省雷州半岛的人士,有本身的方言。雷州人人口少,以古晋为例,在1950 年代的记录中,古晋巴刹地区只有11户雷州家庭。然而,在木炭还是主要燃料的年月里,烧炭和炭买卖这个行业的领头羊正是雷州人。时至今日,尽管雷州人在市 区的炭店已经转型卖煤气,然而在郊区或海口区仍有雷州人的炭窑。雷州人也如其他籍贯般成立本身的公会,在1941年8月15日成立“雷阳公会”,2000 年后则改名为“砂劳越古晋雷州公会”。【蔡羽】

2014年12月5日星期五

枯荣影集046

枝繁叶茂间总是闪耀希望。
(摄影地点:古晋玛格烈达堡 Fort Magherita, Kuching)

2014年12月4日星期四

情愿走过049 | 高处



沿着村里的曲径,登上小山头,山上是一座朴实的民宅。不很大、有些年岁的房子,内外皆打理得井井有条,干净得很。从房子的前院看去,居高临下,视野一片开 阔,远的风景是高楼紧挨的城,近处则是村子鳞次栉比的房舍屋顶,中间隔着大河。这一眼辽阔,新旧对比,城乡对话,仿佛看见时空交错。居住在这等高处,该是 何等人士?思索间,后头传来一声亲切的招呼声,回头一看,是一位年过八十的马来老人,正对着我们亲切微笑。【蔡羽】

2014年12月3日星期三

吃迷不已 | Maggi Goreng



第一次吃Maggi Goreng,是在吉隆坡的嫲嫲档,那一盘镬气十足的面从此征服我的胃。那也是第一次,我发现原来快熟美味的美极面也可以这般料理,而且卖相不错,价格廉 宜,真佩服当初想出这个点子的高人。口感Q爽的面条,快炒时加入快熟面的佐料,再加些蛋、切碎的青菜和炸鸡等,吃的时候挤上一颗酸桔,开胃之至。到吉隆坡 我是必吃嫲嫲档的Maggi Goreng,在古晋我念及这一味时,就到七哩的Islamic Café (1980) 解馋去。【蔡羽】

2014年12月1日星期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