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羽面子书

2014年5月29日星期四

情愿走过028 | 谁来过?

无聊发呆时,偶尔会细数那些经过我生命的人。于是,或清晰或模糊的脸孔,在记忆里很快翻动。有些人曾经稍加逗留,简单互动;有些人更像擦身,还没来得及互 道名姓,那身影已经到了灯火阑珊处。有些人偶尔再见,有些人则再也不见。所以,你说缘份有还是没有?我想是有的,只不过深浅不一。【蔡羽】

2014年5月28日星期三

枯荣影集022

无论雨季多长,都要坚持开放,追求美丽。
(摄影地点:Annah Rais Longhouse 安娜莱丝长屋)

2014年5月27日星期二

发现有话 | 030

别只顾着张望路的尽头,沿途风光也很重要。
拍摄地点:砂拉越斯里阿曼 (Sri Aman, Sarawak)

2014年5月25日星期日

古晋笔记 | 巴士业的黄金年代

根据一项1940年代末的统计,川行于古晋市区与近郊的大小巴士不少于260辆,而且都是零散的个体户经营。为了整合公共交通的秩序,英殖民地政府指示业 者们成立同业公会以便协调。1950年,巴士同业公会成立,并且在政府的指示下,协助业者进行合并及组织公司,遂有砂拉越运输、晋连隆运输等公司的出现。 根据各方拟议的车资,在市中心一公里范围内的单程车资是一毛钱,从一公里至三公里是两毛钱,三公里以上则从六毛钱起跳,孩童享有半价优惠。当时,往返于市 区的巴士为数众多,以主要大道海唇街为例,就有15辆朝各个方向往返的巴士。在私家车还不普及的那些时候,巴士业正值黄金年代。【蔡羽】

2014年5月23日星期五

碗里的美

所谓美食,不止美在味觉,应该也美在视觉。简单如哥罗面,只要煮面的那双手肯花点心思,也可以“美 不胜收”。我喜欢肯雅兰的面匠,除了面烫得好捞得香,还有一个原因就是面和佐料在碗里摆得美。可以说碗里的面是有“层次感”的,佐料平均的放置在面的顶 端,碗的四周干干净净。图中这碗鲜料面,切得薄薄、涮烫得软硬适中的猪肉是一大惊喜。(古晋肯雅兰 | 面匠鲜料面)

2014年5月22日星期四

情愿走过027 | 海韵

有段日子,父亲和叔伯们喜欢带我们这些小孩子到海边玩水。那是周日或节假的大事,妈妈们起了大早张罗吃的喝的用的和换洗衣物,然后以大搬家的态势,几辆车 子轰轰烈烈朝郊外进发。大海的浩瀚,对小孩子来说有点恐怖,至少当年我是这么认为。咸咸的海水和攻势不绝的海浪,也不怎么吸引我。倒是海滩柔软的细沙,可 以堆玩,还有点意思。可是太阳的热情,又叫我难以消受。到了今天,我喜欢看海,却不怎么喜欢玩水。可是,海的韵律毕竟还是动听的,那里边有单纯一家子的画 面。【蔡羽】

2014年5月21日星期三

枯荣影集021

生命和生命之间,时刻都在互动。
(摄影地点:斯里阿曼 Sri Aman)

2014年5月18日星期日



他和她在面书上结识以来,几乎每天在网上聊天至深夜。
渐渐的,他对她产生了好感。她显然也是。
他开始后悔,当初在面书用了假资料,也用上假照片。
所以,他始终回避见面,庆幸的是她也未曾提出这个要求。
爱意继续滋生,他越陷越深,日夜想的都是她。
终于,他鼓起勇气,向她表达爱意,也坦白承认自己的假身份。
停止联络两天后,他在报上读到她自杀身亡的消息。震惊,泪水禁不住决堤。
当晚,他在面书收到一则简讯:为什么骗我?
发信人,是她......

情愿走过026 | 开门见绿

打开门,就有带着草叶香的清风送来,原来门外有绿意安静的守着。随风晃动,鲜嫩的绿叶很有弹性,也有节奏。生命本来就不是静止的,再细微也有动静。于是, 忍不住细看叶子,粗细有致的叶脉看似紊乱,却自有排列的章法。可以想像叶脉如血脉,里面传输着力量,一路到叶子最尖的地方,垂落给人间大地。开门就发现生 命,其实很好。【蔡羽】

2014年5月15日星期四

古晋笔记 | 中华民国领事馆

1948年1月20日,中华民国驻砂拉越第一任领事陈应荣博士到任。隔年6月,一批古晋华人以3万元买下哈志打哈路一座豪宅,作为中华民国驻砂领事馆之 用。这座豪宅建于1930年,是已故拿督巴丁宜阿邦阿迪拉的故居。随着陈应荣博士调升至南美洲大使馆任职,第二任领事吕怀君于1949年9月11日抵达古 晋,2天后走马上任。然而,吕领事任职不到4个月,随着中国共产党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英国于1950年1月6日宣布承认有关政权,中华民国驻砂拉越领 事馆就在1月7日中午12时宣告关闭。14日下午,吕怀君在哈志打哈路领事馆原址设茶会,招待由华社领袖组成的筹建领事馆委员会,一来向大家表达多年来的 谢意,二来安排善后工作。在委员会的挽留下,吕怀君与家人继续在有关建筑内居住至2月24日,方才搬离,有关馆舍正式封闭。后来,这栋建筑曾经作为救世军 的孤儿院,及至1960年代租予四中办学至今。目前,建筑属于砂拉越华人社团慈善信托委员会的产业。【蔡羽】

2014年5月13日星期二

枯荣影集020

不管多么强大,还是要懂得保护自己。
(摄影地点:古晋独立广场 Central Padang, Kuching)

2014年5月9日星期五

村里的猫

踩在绵延的竹廊上,行踪没有秘密,村民远远就发现我们的脚步。天空很低,阴郁的天色降下带有雨意的凉快。周围群山的草木还清晰可见,轻易就可以发现藏在里面的风。

这是近郊最大的一座毕达友长屋群,已经规划为重要的旅游区。这地方的名字叫“Annah Rais”。有些网站将之译名为“安娜莱丝”,读来颇有风情,实则也是如此。很多年前招待国外的朋友来过,这次重来,主要为了寻访立陶宛画家Ernest Zacharevic不久前留下的几幅壁画。

掌管入口处的村民透露,当天上午已经有上百名游客慕壁画之名而来。闻言后,我想像村子里该是喧闹一片,而且各国语言夹杂。入村后,长廊不见拥挤,也未闻闹声。村民和民宿经营者坐在各自的屋子外,有人手上忙着活儿,有人只是发呆。

这出乎意料的宁静,让人觉得舒服。也许主观里认为村子应该是从容不迫、调子缓慢的,所以最适合的背景音乐就是宁静。走在这样的氛围里,村子的每个棱角分外清晰,思古幽情也盎然。

据说毕达友人早在1834年就聚居于此,经180年繁衍,形成巨大的长屋建筑群。一如其他村子的宿命,年轻人都到城里去,留下老弱妇孺,守住越来越空旷的回音。如果“安娜莱丝”没有迎来游客,今天会是何等光景?将近200年的历史,是否嘎然而止?

岁月当然还是留下处处斑驳,而我们就在某些斑驳的角落,发现Ernest Zacharevic的作品。我们很从俗的,拍了很多照片。然后无可避免的,被困在骤来的山雨中。雨势虽然不大,却把村子下得更安静。我在长廊看雨,也隔着雨看对面的壁画,突然发现身边的小动静。

是猫,而且是结伙的几只猫,全都慵懒的样子,看似甫从梦里回来,或坐或站,又或打滚伸懒腰。我抓紧机会拍照,即使相机贴得老近,猫也懒得闪躲。这和城里那些戒备心极强烈的猫,很明显不同。

雨势转小,我们踩着湿滑的长廊,缓步离开。这时我发觉到处都见猫踪,看来村民喜欢猫。或者,是猫喜欢这村子。我一路继续拍猫,猫继续不闪不躲。

嗯,宁静村子不怕人的猫。我好像又发现了什么。(图文 / 蔡羽)

天真的孩子永远是村里最美的风景。

竹廊深深......

画家未完成的草稿。

这村屋好有气派!

抱猫的小孩,你在等谁?

这舟上的孩子一脸忧愁,所为何事?

来来,听听大妈说什么......

午睡方醒,口渴难耐的猫咪。

闲来无事的下午,最有意义的事就是发呆。

2014年5月7日星期三

古晋笔记 | 百年老商会

古晋华人组织商会,凝聚业缘公会的力量,可以追溯至1910年或更早,当时即有一“砂拉越华商商会”的存在。然而,或许基于商会活动不多,会务始终热不起 来,并逐渐陷入冬眠状态。到了1929年,在王长水等一批华商发起下,商会重新起草章程,重整旗鼓。隔年2月8日,商会召开会员大会,王长水获选为主席, 并于稍后的5月17日以“砂拉越中华总商会”为名,向华民政务司呈上申请注册表格,申请书中注明会员500名,会员入会费10元,年捐12元,申请随即获 准。1931年,商会易名为“砂拉越华商商会”。战后,再于1949年易名为“砂拉越古晋华商商会”。到了1956年,由于砂拉越各地纷纷组织商会,因而 再易名为“古晋中华总商会”,主要服务古晋华商。商会最后一次易名是在1993年11月24日,改为“古晋中华工商总会”,并且沿用至今。【蔡羽】

2014年5月6日星期二

情愿走过025 | 活建筑

我喜欢听建筑师朋友说建筑的故事。独具匠心的建筑设计,每个细节都有原因,比如屋顶的斜度可能因应当地的气候,楼梯的设计可能为了解决空间挤迫的问题,房 子的高度可能是某个带有隐喻的数字,建筑的某些角落可以最大的采光或者收风,又或者建筑设计概念源自山谷、梯田、古罗马竞技场什么的。有了故事,不呼吸的 建筑,像是被灌注灵魂,整栋活生生起来。【蔡羽】

2014年5月5日星期一

发现有话 | 029

最后,只剩下老招牌,暗示这里有闻不到的茶香。

拍摄地点:吉隆坡茨厂街 (Petaling Street, Kuala Lumpur)

2014年5月4日星期日

枯荣影集019

天地间的枯荣,都是艺术的灵感。有时无意间一看,不就是线条和色泽浓淡有致的水墨画。
(摄影地点:古晋博物院公园 Museum Garden, Kuch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