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羽面子书

2017年1月18日星期三

吃迷不已 | 三文鱼游到印度咖哩汁里



到全然没有听过评价的餐厅用餐,谓之“寻味冒险”,偶一为之其实挺好玩,那是一把赌注,不是惊喜就是惊吓。我就是带着这样的心情坐进这家位于百年老街的新餐厅,Little Carpenter的招牌看来有意怀旧这条早年聚集着木匠的亚答街。目光从餐单上扫过时,即刻被咖哩三文鱼吸引住。咖哩和三文鱼这个组合我确实不曾想过,食物上桌时,看着白饭和三文鱼浸泡在热腾腾的咖哩汁里,一旁还有黄瓜和萝卜切丝点缀着,食指即刻大动。这一盘价格合理的小豪华,浓咖哩酱汁是典型的印度香辣,一入嘴就勾动胃口;略微煎过的三文鱼肉质松软,轻易吸收咖哩酱汁的同时又保留鱼肉本身的鲜味。这是味觉创新,也是味觉搭配的艺术。好吧,这确实是美食的原始精神,就说印度咖哩好了,不也是流传千年的经典搭配。

2017年1月14日星期六

老树



她的身子很虚弱,知道自己时日无多了。
这天,她在几位友人的陪同下,来到那棵老树。
坐在轮椅上的她,默默对着老树入神。
“早点回去吧,不要着凉了。”
朋友叮嘱着,她没有回应。


这几位都是她的闺蜜,但她从来不曾向她们透露一个秘密——
很年轻的时候,她曾经爱上一个男人,曾经有过海誓山盟。
她太爱他了,因此为他献上身体。那年,他们十五岁。
男人后来死了,死时只有十八岁。她始终无法释怀,也始终无法爱上另一个男人。
此时,她的视线开始模糊,身体的无力感越来越明显。
模糊间,她看见那枝树干上,吊着一个人。
那人自行解开颈上的绳索,跳落在地,朝她走来。
来到跟前,终于清楚看见男人的脸,她的脸上漾开甜蜜的微笑。
亲爱的,你来了,跟我走吧。”男人轻轻的说。

2017年1月6日星期五

我们偶然相遇的瞬间



秋风起,清晨的广州街头很冷,连大街上的喧嚣仿佛都在哆嗦。我站在街边抓拍那些生活画面,按快门的手指很快就感觉僵硬了。

人潮车流涌动,在十字路口交错。行人过路的绿灯倒数计时像是站在路边音量高八度的女人,管你是老是少是男是女,叫嚷着喊大家过路。随着过路时间越来越短,叫嚷也越来越急。


有位老奶奶确实跟不上红绿灯的速度,或者说她根本也没打算跟,按着自己的速度神色漠然的移动。车子开动了,她还在路中央走着,大家很有默契的放慢车速或绕道而行。

举起相机要把这一幕拍下,也许是手指僵硬速度太慢,又或许另有一位老爷爷速度太快,快门按下时老爷爷不请自来出现在照片里。当下心想,拍坏了。

结束旅途后,忙了好几天才终于抽出时间来整理照片。当几乎被我遗忘的这张拍坏的照片出现眼前时,心里突然有了细微的触动。

拍照瞬间,两个不相识的人偶遇,而且偶遇的瞬间就被保留下来。这在人口众多的广州,究竟是几分之几的几率啊?更何况是两个风烛残年的老人,一辈子可能不曾遇见,就这一秒遇见了一次,也可能仅此一次。

而我,捕捉了这清晰与模糊的身影,捕捉了我们三个人的生命里,不会再出现的偶然。

2016年12月31日星期六

家乡好,我就好。


我不善于总结,也不善于许愿。

朋友要我做个岁末总结,我脑袋里经常是空的。我真实的想法是,没什么好总结的,岁岁年年都一样,有得有失有晴天有风雨,反正自己和身边的人平安度过,也就很好。要很感性或者理性的在岁末挤出几句总结,该说什么好呢?

至于许愿,我一样很缺灵感。最糟糕的是要在生日蛋糕前对着蜡烛许愿,我经常也是头脑空白,浪费了大家看来重要的时刻。不是心里没有愿,而是不晓得怎么精简说完我的愿,大概我的愿太一言难尽了。反正心里明白,而且平时在做就是了,愿望成真是做出来的。

当然,感受还是有的。这些年影响我最深的,就是重新阅读和认识自己的家乡。这个过程很美好,而且还在进行中。因而,我更懂得自己可以做些什么,也更懂得从不同的角度看待世事。真心觉得今天的事,将于明天云淡风轻,就像我的一位朋友说的——没有过不去的事。这么一想,快乐不必太过,悲伤也不必太过。生活,保持淡然是最好状态。

好吧,如果硬要岁末总结和许愿的话,我是这么想——

“家乡好,我就好。”

我的家乡是古晋,愿跟乡亲们共勉之。2017年,大家好。

2016年12月28日星期三

古晋笔记 | 万福路平民房工程的罢工事件


 
万福路平民房的工程于1950年代展开,由新加坡商人拥有的“中央建筑公司”承建。在当年,这可是一个规模浩大的工程,建筑公司特地从新加坡引进建筑工友,也在本地招募工友。然而,建筑工友的待遇很差,不但工资微薄(有者每日只有三元),而且雇主还可以任意在廿四小时内解雇工人,工作环境又非常危险。与此同时,工地里有一个得到建筑公司撑腰的木工部工头,为人极为刻薄和阴险,经常制造工人之间的摩擦,遇有工人受伤还借故不发工资、不赔偿。终于,工地在1957年爆发罢工潮,最后成功迫使资方允诺改善工人福利,并且撤换有关的木工部工头。这是砂拉越工人运动历史上的首次工潮,而当时工地里的新加坡建筑工友大多是左派人士,将新加坡的罢工模式带到古晋,为后来砂拉越的工人运动提供了很多可借鉴之处。【蔡羽】

2016年12月25日星期日

转个弯,乐趣自然来

刚和朋友短讯聊天,聊到生活乐趣这件事。

我说,能在看似无趣的生活里,看出生活的有趣之处,这样的人大概很难有厌烦感,因为无时无刻都忙于欣赏、参与许多有趣的念头、想法、事情。

朋友极表赞同,我当然也乐得继续聊。你看,我是单独吃饭,发个短讯,就聊出乐趣,这样的生活不是挺有意思嘛。

过后我再思考,这许多乐趣又从何而来?



想起上周,带家中的小朋友渡河,到城市对岸参观一座古堡。小朋友大乐,我带着相机把很多童颜童趣拍摄起来做个纪念,当然也顺手拍了一些风光。

我是住在河的这边城市里的人,当下从河的另一边反观平常出入的城区,换个角度看熟悉的河景。熟悉之中有了陌生感,陌生感其实就是新鲜感,每看一眼都觉得是新的体验。

这有点像懵懂童年,看什么都是人生里的新鲜事,所以我家的小朋友走到哪里都叽里呱啦,笑闹着玩耍。

当一个人活得不再有很多角度,活得自以为已经很懂人间,岂能不闷?闷久了,心也就病了。

理解了这点,也就理解修行者为何不动如山,也处之泰然。因为不动的是外在,内在的思维和精神其实穿梭天地,忙着探寻真理去。

反而许多活得声色犬马之流,看似社交圈子多姿多彩,然而一旦周围安静下来,内心就寂寞泛滥,终日惶惶。

2016年12月24日星期六

九木言炎 | 听听其言,慎观其行



孔子若活在今世,面对社交媒体众声喧哗的年代,应该会说“听其言观其行”。

听其言,一般听听就好。观其行嘛,若此人所为确实如其所言,那么其言就值得多加深思。当然,这段是我说的。

凡民如我,有此领悟(如果这算的话),那要拜某些“正义之士”所赐。

过去的正义之士,是公认的赞誉;当今在社交媒体上,有很多老王可以自卖自夸本身正义爆棚,意思是绕个弯告诉你他老兄大姐即“正义之士”,这点很令人鸡皮疙瘩。

这种“自动宣布当选”的“正义之士”,一般喜欢点评天下大事或社会伦理什么的,而且有长篇大论的本事,再加语不惊人死不休或者诅咒人们的祖宗十八代,最好引起一些反弹,制造机会与人争辩,那就终于有人肯看上他们一眼了。文章起承之后,接下来的转合就暗示加明示本身如何坚守原则,如何威武不能屈,顺便把自己的钱不够用像包装圣诞礼物般谓之贫贱不能移。

好吧,能说如此大话者,若的确为大家的事奔走,倒也不妨给予支持应和一下(虽然成大事者,何需自宣功绩,自有百姓民众会歌其功颂其德);可是,若此人只不过躲在温室里电脑前网络中把正义说来说去,平时除了为自己的事业和私事奔走,未见其社会服务的身影,则其所言,不就是屁。

当然,自动宣布当选之正义之士(以下简称“自正”)会举一百个例子,说明本身不能为民做事乃源于生活之苦,生活之苦乃源于社会政策所害。这么说来,那些搞社会工作的岂不都是不被社会政策伤害生活优渥之辈了?由此窥之,自正之逻辑思维不仅混乱,而且混帐。

更厚颜的是,自正们会自以为本身敢怒敢言,就是人间最大贡献。这心态一如封建时期的烂皇帝,与民间脱节仍心存小看天下人的优越感,以为大家都是笨的唯其有智慧。

正义何以急于自封?说穿了不就是替无能为力的自卑搞个自慰。这也不容易,需要调动很多想像力,而且在没有实战经验底气虚弱的情况下要自行编辑很多细节,日子一久难免变成缠脚布连续剧,而且越发语无伦次,结果武侠片变喜剧,看得大家笑着离开戏院。

一人之言的公信力,靠的是行的加持和镀金。从古至今,流传下来的名人名言,主要不是因为名人的口才,而是因为名人实际成就了功业。

时代要变得更好,口才很重要,行动力更重要。言行是合一的,言的素质有多高,取决于行的参与有多深。行动很少的人,其言再动听再声嘶力竭,我说听听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