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羽面子书

2015年8月30日星期日

懂得生活

旅行的意义究竟是什么?当我在老街看到这个画面,我知道这两位游客懂得生活。

2015年8月28日星期五

古晋笔记 | 跑马场路不闻马蹄声



1880年代,浮罗岸尾有一座跑马场。跑马场的出现,大抵因为第二代拉者查尔斯布洛克和他的英籍官员酷爱骑马,因而催生了跑马活动。初期,并没有正式的马 会,赛会也不定时,而跑马场的地段则是向几位华裔富豪商借的,其中诏安籍的田考和福建籍的王友海拥有不少该区地产,后来田王两家才陆续让出这个地段。到了 第三代拉者即位后,马会在1924年成立,拉者指示每年举行三、四次的赛马活动,赛马当天也列为公假。每逢赛会举行时,现场万头钻动,一片热闹,人们也踊 跃下注。拉者、王室成员和高官显要等,则聚集在“极峰楼”——一座建于小山丘上的看台,舒服的欣赏赛马。二战时期,赛马活动全面停止,直到1949年才重 新举行。到了1990年代,晋连路8哩的新跑马场启用后,原有的这座跑马场进行改建,极峰楼被拆除,小山丘也铲平,后来建立古晋南市市政局大厦,其余跑道 地段也变成公园和停车场。附近,有一条“跑马场路”,算是标记了这段跑马历史。【蔡羽】

2015年8月27日星期四

情愿走过064 | 钩不住



老建筑上有个钩,据知是作为建筑的力学支撑,也被当作装饰。我不是建筑师,说不明白一栋建筑如何耐得住百年风霜,倒是每次仰望这些钩子,心里就有一些感 触。建筑有这些钩子撑住,原地稳稳站住,然而里头那些故事,却随着人事更迭,早已随风散去。有些事情,难以着力,任凭你多么力大无穷,也留不住。【蔡羽】

2015年8月26日星期三

老妈妈的干盘面





每到诗巫,必吃干盘面。对我而言,干盘面要在诗巫吃的才道地,一如哥罗面要在古晋吃。你可以说这是我的偏执,我承认。

干盘面和哥罗面,都采取捞或拌的手法,却实实在在是不同的味道和口感,两者各有特色,我都喜欢。

过去在吉隆坡读书时,有同学就难以理解,古晋和诗巫既然都在砂拉越,怎么从食物、方言、信仰等有那么大差异?这是事实。就食物这点来说,诗巫是福州美食的大本营,不愧是“新福州”。而诗巫最让我念兹在兹,每隔不久一定去一趟的最大原因,就是美食。


这之中,干盘面是不能错过的。这趟在诗巫德大海鲜茶室吃到那位老妈妈的古早味干盘面,内心既惊喜又感动,而且相逢恨晚。有咬劲的三层肉,有弹性的面条,更美的是煮面的老妈妈那份专注。


在我的镜头下,老妈妈有点腼腆。她只说福州话,我却不懂福州话,因此互动是零。在场的诗巫朋友也说不清楚老妈妈卖面多少年,我也没打算追根究底,五十年七十年真的不那么重要,如此好吃的面,必然出自一种信仰般的专注和坚持,有幸品尝已经满足。

带着满嘴油香离开时,我心想,下次来诗巫还得再吃一回!【蔡羽】

2015年8月25日星期二

枯荣影集053

繁茂绝非偶然,也非理所当然,许多枝节必须处理好。
(摄影地点:古晋达闽路 Tabuan Road, Kuching)

2015年8月24日星期一

古晋老街美食档案074 | 正芳园面包夹(Chen Pung Hui Roti Kahwin)


地点:甘蜜街门牌45号(No.45, Gambier Street)
开业:1960年代
业者:海南人
推荐:海南面包夹、自制咖椰


正芳园的面包夹(Roti Kahwin)制作道地,采用自家制作咖椰,极为好吃!

咖椰(Kaya)源自娘惹,原本用于制作糕点,到了海南人手上将之用于涂抹在面包。正芳园自制的咖椰,香甜不腻,值得推荐。

传统海南面包夹一口咬下,面包薄而带脆,口感很好。

2015年8月22日星期六

文化是有生命的

文化是有生命的,是不断流动的。不同的文化不断的碰撞,有者融合再创,而后延续。其中一个有趣的例子,就是海南咖啡。海南人把咖啡从洋人的厨房带到街头巷 尾,南洋的华人不喝茶了,着迷于咖啡的魔力。喝咖啡成为生活里再普通不过的事,咖啡店成为生活里重要的场景,杂货店也在卖咖啡豆咖啡粉。再进一步,不但海 南人卖咖啡,其他籍贯的华人也卖咖啡,马来人也卖咖啡。在古晋马吉街露天巴刹马来人经营的咖啡档口,看师傅冲泡咖啡的架势十分娴熟,料理台也处理得干干净 净,挺有意思。嗯......文化是有生命的,是不断流动的。

2015年8月19日星期三

福州人聚集的酒楼



福聚楼是诗巫的老牌酒家。


朋友的朋友强力推荐,要吃典型福州菜,一定要到诗巫打铁街的“福聚楼”。一听这名字我就觉得有意思,是“福州人聚集的酒楼”?或者“福气聚集的酒楼”?反正都是好兆头。

福聚楼的生意不错。


第一晚去了,满座,赶紧订了第二晚的位子。第二晚总算如愿,坐在这60余年的老酒楼中,舌尖享受着福州菜的当儿,也遥想福州先贤当年开垦诗巫的点滴。

1850年以前,诗巫是马兰诺人的小渔村。随后,福建漳泉人首先抵达,散居在拉让江流域一带。到了1871年,诗巫已经有约60间店铺和大伯公庙。 1900年,黄乃裳首次抵达诗巫,并在王长水的介绍下,与当时的砂拉越白人拉者查尔斯布洛克签订合约,来自闽清、古田地区的福州人开始大批涌入,加速诗巫 的开垦,奠定了这座城市繁荣的基础。



一进酒楼,看见大“喜”,旁边则是历史记载。


回顾历史,开垦是悲苦的岁月,垦民的血泪今人无从想像。贫困的日子中,节俭度日,因此二战前的诗巫少有酒楼,遇有喜庆宴客,大抵在家中煮食招待就是。

1954年,一家“五福酒楼”开张营业,从福州礼聘厨师到来掌厨,烹出一道道令人食指大动的福州菜,也给当时的诗巫福州人一解思乡之苦。后来,五福酒楼改 名“福聚楼”,营业至今,超过半个世纪来,见证诗巫的发展。最辉煌时期,福聚楼两层楼店面同时营业仍应接不暇,然而1990年代后,生意不如过往,遂缩小规模,仅保留在二楼营业。
 
满洲糕
五福临门
豆腐蚝汤
红糟鸭
炒煮面
福州烧米
 
毕竟是老功夫,福聚楼的菜色确实非同一般,火候拿捏到位,摆盘精致。这样一家老酒楼,不但封存福州菜的老味道,也寄托许多人的老回忆,是弥足珍贵的文化遗产。而我认为福聚楼还有一个意义——那就是早年福州垦民经历一番努力后,终于成功过上好日子的象征。

回家后,跟父亲提起这家老酒楼。父亲惊讶的说:我1960年代去那家酒楼吃过,原来还在呵!【蔡羽】


2015年8月18日星期二

情愿走过063 | 保庇平安



小小的手被大人牵着,越过无数人群后钻入烟雾缭绕的庙里。大人焚香后,分了一些给小孩,小孩跟着大人在不同的神祗前又跪又拜。轻轻晃动的香枝,念念有词闭 目的大人,高高安坐的神像,小孩不明所以,唯有跟着动作。很多年过去了,才明白大人一次又一次,无非祈求神明保庇一家平安,而小孩就这样长大了。【蔡羽】

2015年8月16日星期日

古晋老街美食档案073 | 实加玛叻沙(Sekama Laksa)


地点:昔加玛路门牌9034号金明茶室(Jin Ming Cafe, No.9034 Sekama Road)
开业:1976年
业者:潮州人
推荐:叻沙


早期的叻沙,各有各精彩,这一碗“实加玛叻沙”至今依然有其独特风味。

金明茶室的叻沙是昔加玛地区的美食品牌。

传承至第二代人的“实加玛叻沙”,数十年来深受欢迎,靠的是认真敬业的态度。

2015年8月12日星期三

古晋笔记 | 娥殿戏院怀古



古晋浮罗岸与东姑阿都拉曼路交界处,有一大片野草丛生的空地,颇引人侧目。其实在上世纪90年代以前,这个地段上矗立着一家娥殿戏院,业主是著名的建筑师 丹斯里陈何遵,陈氏也曾经先后出任古晋市议会首任民选主席以及砂州立法议会议长。话说二战前后,东南亚成为电影重镇,许多大戏院纷纷在各地创办,眼见戏院 是一门好生意,陈何遵遂决定于战后进军电影业,亲自着手设计并斥资40万兴建娥殿大戏院,于1955年隆重开幕,轰动一时。娥殿大戏院可容纳1200名观 众,荧幕前有舞台,当时是古晋最大的戏院。同时,戏院前方还设有10个铺子,可用于商业出租,这种结合商店的戏院概念相当独创。后来,陈何遵还于商业店铺 之上加盖酒店,并将顶楼辟为夜总会和餐厅。娥殿开业不久后,邵氏兄弟公司也于1950年代末在娥殿对面开设“首都戏院”,打擂台的意味浓厚。【蔡羽】

2015年8月11日星期二

情愿走过062 | 好天地



偶尔还是喜欢到那巷子。巷子略深,不闻犬吠,安安静静了不晓得多少年月。这景象,不是做生意的好地方,店铺反倒成了住屋。有趣的是,出了巷子左拐就是热闹 的街区,那热闹却不太进来巷子,因此保留了一方好天地。喧闹红尘,难得一处清静,唯一热闹的时候,是巷子里的小孩玩游戏,清脆的笑声在店墙之间荡漾。【蔡 羽】

2015年8月9日星期日

古晋老街美食档案072 | 昇乐园(Seng Lok Cafe)


地点:黄庆昌路284号(No 284, Wee Kheng Chiang Road)
开业:1993年
业者:海南人
推荐:鸡饭、鸡粥


昇乐园的白斩鸡肉质嫩滑可口,颇得许多老饕的喜爱。

昇乐园的鸡粥也深受欢迎。

早年在甘蜜街菜巴刹对面店屋五脚基摆卖,2000年后才搬迁到黄庆昌路创设昇乐园。

第二代逐步接手店里的生意。

2015年8月8日星期六

枯荣影集052

偶尔离群,并非孤僻,而是给自己一个沉淀与思考的空间。
(摄影地点:古晋陈河遵路 William Tan Road, Kuching)

2015年8月6日星期四

旅途。下午茶



旅行贵在慢。慢了,触觉才有了充裕的时间,沿路碰触每个细节。某扇窗、某个转角的招牌、某个地摊、某棵花树、某首曲子......突然的偶遇又发现了,随后突如其来的感动,那是旅行最棒的灵光一闪。

慢节奏里,偶尔逗留一下,其实更好。因此每每闻到咖啡香,我必定驻足打探,如果合意,则推门直入,为自己灌注黑色魔法,歇一歇之余,不也可以梳理旅途中密集的感受。

一行人驱车数小时抵达诗巫那个下午,略有倦意,又不愿午睡,便在酒店四周闲晃。在浮罗路发现一家咖啡馆,不对,这是结合咖啡与面包的小馆子,于是决定来一客下午茶。点了黑咖啡,挑了几种喜欢的面包,慢慢享用悠闲时光,路途疲惫一扫而空。

落地窗外的车流并不打扰馆内的幽静,只是提醒我,诗巫有了越来越丰富的生活情调。回忆倒转二十几年前初访诗巫,这拉让江边的小城如今确实不一样了。【蔡羽】

2015年8月4日星期二

吃迷不已 | 臭豆不臭



不久前和同事用餐,我的两位同事一见臭豆上桌,即刻避而远之,然后皱着眉头看我一口一口享受臭豆。我知道臭豆如榴莲,爱之极爱,恨之极恨,但天地良心,我 真是觉得臭豆好吃得不得了。因而每隔不久,我就候鸟归巢般,回到Stove Tribal餐厅享用一回江鱼仔炒臭豆。为了替臭豆平反,上网找了些资料,发现臭豆的营养价值很高,保健效果很好,而且有个美丽的名字——美丽球花豆。把 这么棒的豆唤为“臭豆”,简直侮辱它的美,始作俑者究竟是谁?【蔡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