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羽面子书

2017年3月28日星期二

吃迷不已 | 细腻的莆田心事


 
那年在朋友家吃过兴化面线,我就喜欢上这道传统味。吸引我的是面线的口感,很细腻很绵长,也因此多了一分精致。而一盘面线的佐料,也很典型的莆田风格,一定要有的花生、紫菜、蛋丝、猪肉片等,再淋上油葱,已经足够满口生香,又保留面线本身的细微咸香。兴化面线是兴化人年节喜庆或生日时的家常菜,不容易在街头找到,目前仅在一家食坊吃过比较满意的。每次咀嚼着面线,总会想起几年前,在微雨中走入莆田的一家小菜馆,一伙人闹哄哄的吃着地主为我们精心挑选的莆田菜。虽是农家菜,但满桌佳肴还是极为丰盛,然而令我再三回味的,还是那看来并不起眼的兴化面线。最简单的,往往最难忘

2017年3月23日星期四

情愿走过084 | 追风的往事



大人把沉甸甸的头盔,套在我的头上,系好。颈椎立刻有了压力,抬头转头都变得慢半拍。大人用力踩几下摩托车的启动杆,然后略回头大声交待“抱紧了”,我双手用力环抱着大人的腰,有点老旧的本田摩托车就开动了。当年路上的汽车也不多,通常一路同行无阻,即便坐在大人的身后,还是可以感觉扑面而来的风把脸部的肌肉抓得紧紧的。遇上雨天比较麻烦,穿着宽宽不通风的雨袍,其实并不好受。倒是雨水经常泼到脸上,带来一阵透凉,那感觉还是挺好玩。后来,家里的大人陆续买了车子,摩托车逐渐从我家淘汰了,在路上追风的故事,也跟着过去了。【蔡羽】

2017年3月1日星期三

情愿走过083 | 讨海人


 
大海是辽阔的,是波涛汹涌的,我只能如此理解。我不曾扬帆出海,对于海浪汹涌的画面,只能透过电影加上想像。仅有的几次近海航行,不到三个小时,其中一次竟体验了晕船之苦,同行一位渔民出身的长辈,忍不住笑我。那以后,我对呆在船上长期摇晃的讨海人,特别心生佩服。而“讨海”一词,用得诗意,也用得深意。面对茫茫大海,人类何其渺小,说征服大海那是在说梦话,倒不如谦虚一点,向大海讨一点什么,生活得以安然度过,那已经很好。所以讨海人每逢回到岸上,总要到妈祖庙,上一柱香感谢妈祖保庇。【蔡羽】